33RPG-原创经典游戏-33rp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创] 封魔录【仙影再登场】

[复制链接]

22

主题

28

好友

5972

积分

版主

至尊炎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1-30 21:07:1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章  险象环生
  在海洋里会有火焰吗?
  为什么不会呢?难道火焰就该被海洋吞没吗?
  十余发流星火球带着狂热的火元素之力呼啸而来!要不是令狐流天那么一喊,就连慕容飞少也不会发现有攻击袭来。
  “全体卧倒!”慕容飞少急令,他一个箭步冲向前去,双手凝成一团烈焰。
  他准备硬碰硬!任皇逢和令狐流天这样突破了六极天的道师很容易感受到那些火球的威力,绝对不是一般道师能制造出来的!那是神的力量!
  但是慕容飞少居然要……跟那种力量硬碰?
  “昼巅,潜龙破天啸!”慕容飞少双拳迎向飞来的火球,众人仿佛看见地面之下一条浑身燃着赤色烈焰的潜龙被慕容飞少的手牵引出来,咆哮着舞动着和火球撞在一起,发出强烈冲击。
  那样的冲击使陵墓的砖都落下来了,陵墓的砖极为坚固,整个陵墓只有一个出入口。
  好强的威力!
  “是白昼魔神的第三段魔神技,潜龙破天啸!不愧是飞少啊!”燕洎啧啧称奇。
  确实,这就是第三段魔神技潜龙破天啸。
  火球和慕容飞少的攻击全部消失了,看来极为接近的威力让攻击抵消了。
  慕容飞少像是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过了不久,他轻轻地哼了一声。
  神的陵墓有这样的机关也算正常,但是慕容飞少接触到那个火球以后才明白,那是空无的东西。
  那只是一团幻像!这说明这里的守护者正施放某种秘术来让他们进入幻觉状态!
  那么,这里的守护者,比他强得太多了。
  他像是动物闻着敌人的味道,一旦他嗅到了空气中那微弱的一丝差距,便会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动手。
  “飞少,咱们继续前进吧。前面似乎有个墓室。”燕洎提醒慕容飞少,慕容飞少缓过神来,点头同意。
  一行人徐徐前进,但是每个人都保持着高度警惕。

  沐曦寒坐在苍凛府大厅内。
  苍凛府确实在近日很是热闹,洛宇的团队加入苍凛府。
  当初他的团队受伤不轻,但现在终于恢复过来。想来那个他们藏身的山洞里定是有什么秘密。
  洛宇,四极天巅峰地系道师,主修斗术。拥有地阶灵器大地之盾。
  仙影,现已是五极天风木双系道师,主修道术。
  付鼎,四极天巅峰地系道师,修斗术,善使斧。拥有传闻级地阶战斧,兽乱斧。
  洛茜,四极天五紫石地系道师,修道术。拥有地阶灵器大地之杖。
  严纷,四极天风系道师,修斗术,善使弓箭。拥有地阶灵弓暴风白羽。
  一般来说这样的团队是挺厉害的,奈何他们都只是普通道师。一个四极天临界的慕容飞少将他们灭团也是容易得很。
  但是来到苍凛府一切就不同了,慕容飞少偶然在亚库鲁山脉修炼时,在一个茅屋中发现了名为山林奥秘的秘笈。可对慕容飞少并没有用,于是慕容飞少,将那本秘笈转送给了洛宇团队。
  对他们来说这是绝对宝物啊!
  慕容飞少始终没有问洛宇他到底是谁,慕容飞少也不打算问。既然洛宇肯替慕容飞少守着苍凛府,那又有什么好问的呢。
  只是沐曦寒,长期没有跟着慕容飞少,此刻不免有些担忧。
  他现在在那个诡异的陵墓里,沐曦寒就能感受到危机……

  第一个墓室门口。
  欧阳淡涛上去推了推墓室的门,又拉了拉门,发现根本纹丝不动。他有些愠怒,一拳击在石门上,石门上出现一个诡异的道力符文,将他弹飞出去。
  他被狠狠地摔在了石墙上,痛苦地叫唤着爬起。“好坚硬的门!”
“我来。”慕容飞少走上前,轰然一击强行打开墓室的门。那是一下道力凝实的轰击,石门从蓝到透着漆黑的、布满苔藓的厚重铁门,瞬间化为红色。石门被一击击破!
  墓室内空空荡荡,没有棺材,没有死尸。
  但是墓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那是一个人的呜咽!
  “呜呜呜,呜呜呜……”
  呜咽声回荡,众人心神俱震。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有东西在这里哭……那怎么可能是人在哭啊!
  任皇逢轻咳一声,慕容飞少的离念悲欢谣治好了他的伤口,但是内伤还未痊愈。眼前之势,绝非好事。
  “太师父,您别担心。”
  慕容飞少冷静地道,他突地一蹬,他的脚猛力踏在石板上发出哐的巨大响动。
  呜咽声停止,两边石墙万箭齐发。
  箭矢射了很久才停下来,慕容飞少不禁出了一口凉气——这要是过去了会发生什么?
  更可怕的是那还是冰箭!带着寒冷气息的箭马上冻结了两边石壁,发出噼噼啪啪的爆炸声。
  是的,爆炸!冰箭把两边石壁都炸坏了!
  想来下来的人应该是没有进这个墓室。
  慕容飞少走进墓室,燕洎随后。他环顾四周,发现并研究起了墓室的中心石砖——那是一块造型独特的石砖。他一拳砸在石砖周围的石头上,听见空洞的回音。
  看来是这整个墓室的“定室砖”,冥界古籍中记载这样的砖块里可以封存亡魂。那也难怪会有呜咽声了。
  咕噜,咕噜咕噜。
  慕容飞少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他问道:“你们……有听见什么声音吗?”
  没有回应。看来是没听见?
  但那又或许是错觉……他摇摇头。
  救命……救命……
  不对!真的有声音!
  慕容飞少转过头看向伙伴们,惊讶地发现他们都已经不见了。包括任皇逢,包括令狐流天,只有燕洎还在,但她已经昏了过去。
  不可能!刚刚发生了什么!
  慕容飞少蹲下,一把将燕洎揽在怀里,他打开地狱之瞳的探测,骇然发现……
  不是他们不见了,而是他……跌入了一个独立的墓室!这说明刚刚也是幻术!
  “流天!你在哪里?”他急忙用心灵感应呼叫令狐流天。
  “我们都在第一层墓室……你人呢?燕洎呢?”令狐流天回应,但他突然有了一连串激烈反应,“不好!飞少,那些下陵墓的人……都死了!现在整个陵墓里只有我们!”
  “你怎么知道?”慕容飞少感到强烈的不安。
  但他看见一具干枯的尸体从墓室门口滚进来,便知道令狐流天为什么这么说了。
  恐怖回荡,噩梦来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8

好友

5972

积分

版主

至尊炎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2-1 18:45:4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一章  掉队
  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燕洎踏入墓室那一瞬间,任皇逢等人惊讶地发现墓室里面滚出许多枯骨,枯骨上不带有一丝道力,似乎是被吸走了……
  等他们看清枯骨的时候,墓室的门已经不见了。
  至于燕洎是怎么昏迷的,还要问她自己。可是现在,慕容飞少该如何找到他们?
  当然,对于慕容飞少来说,找到他们并不难。他现在发现的最大问题,是墓室门不见了!
  唯一的解释是这是个会移动的墓室!或者……有人把门堵上了?
  会是谁呢?
  慕容飞少沉思着,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对。面前一股冷风吹袭而过。
  那具枯尸不见了!
  慕容飞少悚然地颤了一下。
  对!是枯尸!这些东西……被什么控制了!
  “暮瞑,万星凌空爆!”慕容飞少深吸口气,黄昏力量爆发。他仿佛看见宇宙,看见那无数星星……星星汇成的星座在漆黑的背景下闪闪发光。
  轰——
  星星瞬间变红爆炸,墓室厚实的四面石墙被他这霸道的攻击炸得支离破碎。他抱起燕洎飞奔出去。大家不在,说明墓室被移动了。
  “站……住。”
  非常平淡的语气,但是声音却一点也不像人。
  慕容飞少没有听话,仍然快速奔走。
  本以为能逃掉,却不想一具枯尸出现!
  枯尸站在慕容飞少面前。这个东西还穿着衣服,腰间瘫软地垂着一把刀。
  “银炎!”慕容飞少纵身跃起,白光一闪,一只麒麟兽出现,狠狠地给枯尸来了一脚。它用脊背接下慕容飞少和燕洎,再向前奔去。
  “吼!”
  白银麒麟银炎骄傲地低吼一声,四蹄悬空,踏着四片光晕前行。
  可那具枯尸又出现了!又出现在慕容飞少他们之前。慕容飞少怀中抱着燕洎,刚刚一直难以出招。现在双手闲下来,当然不会再放过这枯尸。
  单手挂在白银麒麟的脖颈上,他把自己抛了出去!
  “夜尽,紫光龙炎切!”慕容飞少的手如同利爪,在他弹身出去那一刹凝结出强烈的火焰——只不过没了天雷魔火,那种火焰是妖异的红色。
  充满杀机的火焰颜色!
  他右手如若龙爪,带着烈焰将枯尸的骷髅一击击散,赤色火焰焚烧过后,竟然连骨灰都没有剩下。
  他垂直下落,稳稳当当地骑在白银麒麟背上,继续前行。
  枯尸总算没有再出现,慕容飞少长出口气。蓦地,他听见有人说话!
  “呵呵呵,小子,不错嘛……让我来看看你有多大本事吧……”
  “谁!”慕容飞少四下张望,白银麒麟愣住停步,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一片安静。

  任皇逢不安地四下踱步:“流天啊,站着别动飞少会找回来吗?”
  令狐流天坚定地道:“我相信他。尤其是关键的时刻!”他和任皇逢对视一眼,默然无言,突然,他问:“但是太师父,您……看见雪儿了吗?”
  “什么!雪儿也不见了!?”任皇逢大骇,果然,端木雪儿……也不见了。
  “不能坐以待毙了,你我兵分两路,我跟淡涛去东边墓室,你自己一个人行动,去西边墓室。找到后给我传信!”任皇逢说完便跟欧阳淡涛走向墓室东。
  令狐流天刚想阻止任皇逢,无奈战神之神说的话不便违逆,一边向西边去一边联络慕容飞少。
  不管怎么样联络,慕容飞少居然……都没有回应。
  不!是他的心灵波动乱得不行!

  慕容飞少被包围了,对手是成百上千的枯尸。
  他没有停下,但也不能下坐骑。他怀里抱着的燕洎还是没有醒过来。
  燕洎似乎是在睡?似乎被什么钝器击中?当慕容飞少在她身后摸出一手鲜血的时候,他差不多明白了。
  燕洎是被枯尸攻击了!然后这些东西……是嗅着她的血味过来的!
  所以她才会晕过去……可是明明先踏进墓室的是慕容飞少……
  慕容飞少猛地愣住了。
  所以说,所以说……是燕洎帮他挡了一击!
  “燕洎,燕洎……”慕容飞少喃喃,看着怀里昏迷的燕洎,地狱之瞳放出灿烂的金光。
  复阶——恢复!
  地狱之瞳的戾气被洗净之后,本以为只能用于增强意念力。却不想将离念悲欢谣心法输入地狱之瞳后,地狱之瞳仿佛获得重生。
  还是更强大的重生!
  枯尸一步一步接近慕容飞少,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就像一群机器。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要替我挡下来呢?”
  慕容飞少自言自语,又或许是讲给燕洎听。他露出一丝看不见的微笑。
  “你知道我拒绝了婚约吧?你知道我刻意跟栗少杠上了吧?你知道……我想做的事里都没有你吧?……但是有你在,我才有勇气不放弃啊。”
  “因为有你在,我才会努力成长……做好自己,成为那王座上的至高王君……你别出事啊。我不管今后怎么样……你都别离开啊……”
  他那张冷漠得跟麻将一样的脸露出凄然的微笑,如若冬季寒梅。
  “那么,我就扫清这一路上遇到的东西吧。”
  冷然一笑,火星从他身上落下。
  刷地一声他扑向枯尸群。
  离念悲欢,大合天地,宛若隔世,缥缈一念……一掌却世!一掌诛灭!
  三重大却世掌!
  金光凝聚,带着烈焰形成极为巨大的手掌,三掌拍向枯尸群!
  凝合火与光,如若太阳的却世掌!
  “燕洎,快醒来吧。我们该去找太师父他们了。”
  微弱一笑,慕容飞少手中出现一柄烙铁,他的眼睛化作血红。
  “昼夜焚灭斩!”
  黑白两道火焰突然出现,不和谐的颜色打造着冰冷的恐惧,凝为一线,唰啦地劈下。
  穿行于枯尸群中的身影带着火焰与金光,就像一尊古神。
  而他所到之处……火焰席卷,金光降至,片甲不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8

好友

5972

积分

版主

至尊炎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2-4 15:56: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ゥ水墨眼瞳ア 于 2016-2-8 22:05 编辑

                   第九十二章 共鸣
  燕洎醒来,看见的还是海神的陵墓。只是她被一只白银色的兽驮着。
  还有一片火海。
  她没有看见任皇逢他们,她明明记得一具枯尸要攻击慕容飞少,她没来得及说就去挡了一击。
  可是慕容飞少呢?
  她冷得发颤,这时突然涌来一阵一阵的暖流:“你醒了?”
  慕容飞少正牵着那只银白色的兽。他看着燕洎,嘴角似乎带着微笑又似乎没有。
  整体上的感觉还是那张冰冷的脸,那头血红的头发和那双冰冷的眼。只是他眼里似乎装着其他东西,温柔而辽远的东西。
  “谢谢你。”慕容飞少躬身给她行了君臣之礼,
  “别客气,尤其别跟我客气。”燕洎笑笑,“现在我们身份已经可以相当了。你是炎阳帝国太子,我是澜云帝国公主。你也不用再跟我保持礼节。”
  “我谢你,是因为你帮我挡下那么致命的一击。”慕容飞少淡然地盯着燕洎的眸子,“我都不知道你伤得这么重,我花了好久才让你痊愈。”
  燕洎回答:“有什么关系……”
  但她突然愣住了。
  痊愈!?一个火系道师,居然让她痊愈了?
  那是要花多少道力啊!还是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放心,所有的枯尸都被我解决掉了。”慕容飞少牵着白银麒麟继续向前,“治好你也没花我太多道力,你也是地狱之瞳拥有者,瞳之间的共鸣帮助我更快地给你治疗……燕洎。”
  燕洎慢慢坐直,回应道:“嗯?”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让自己受伤……好吗?”
  他们停住了。披着银白披风的慕容飞少看着穿淡蓝衣服的燕洎。
  “好。”
  她笑了。她笑起来仿佛世界的光晕都汇集在她一人身上。她也许并没有倾国倾城那种级别的美丽,她也不是那样拥有妖艳容颜的女孩。只是她笑起来仿佛阳光都会绽放,那么好看的笑颜,如同昙花一现。
  “你真傻,飞少……你从来都是这样。”
  她自己说给自己听,非常小声,但是慕容飞少可能还是会听见。
  “趁现在有空,我教你怎么运用地狱之瞳……但首先。”慕容飞少对燕洎伸出右手,燕洎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左手伸向慕容飞少,和他的右手合在一起。
  一圈莹金色光环从他们手中放出,扩大,一圈又一圈!
  “这,这是……”
  燕洎惊讶地看着那一圈又一圈光环。
  “离念悲欢谣。”
  慕容飞少平静地道。
  “我会用火系道力洗净你地狱之瞳的暴戾之气,你就用我现在教你的离念悲欢谣改变道力,变成纯净的光明力量,再开始操控地狱之瞳。”
  燕洎点头,闭上眼睛感受那奇异的光明。

  端木雪儿远远地看着慕容飞少和燕洎。
  其实燕洎踏入墓室的时候她看见墓室开始移动,急忙跟着墓室的方向跑去。
  却不想燕洎伤得那么严重,更没想到慕容飞少自耗道力给她治疗。
  端木雪儿都看在眼里。
  她眼里充斥了一层水汽。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们可以相处得那么好。
  慕容飞少现在传给她的大概是他神奇的光之力吧,那种突然爆发屠尽枯尸的光明之力和火焰之傲结合,他仿佛是太阳神。
  可是,为什么像慕容飞少那样的人会对燕洎那么好!
  她不知不觉地哭起来了。
  “呵呵,人类?”尖细且恐怖的声音忽然响起,端木雪儿全身俱震。
  “你是谁?”她四下张望,可是并没有人。
  “我啊,我是这里的守护者。我的主人告诉我,闯进来的人,都得死!”尖细的声音回答。
  端木雪儿发疯似地跑向慕容飞少:“飞少!有敌人!”
  燕洎跟慕容飞少同时反应过来,彼此一点头,猛然闪出去。
  陵墓开始剧烈地摇动,陵墓不同位置的众人不禁有些担心。队友们怎么样了?

令狐流天感受到慕容飞少的气息了。看来方向没错。
  但他在哪?令狐流天烦躁地继续追踪慕容飞少那炽烈的气息。
  “咻啦啦啦啦——”
  他突然听见奇怪的声音,反手抓稳背后的剑。
  地面,出现黑色的波纹,几个全身披挂的蓝皮肤的人出现!他们披着沉重的铠甲,手中握着斧头,扑向令狐流天。
  “搞什么!”令狐流天拔出长剑,猛力一劈,斩碎一个。他却惊讶地发现这些都是水元素凝成的人!
  “不对,神的力量怎么会造出水元素这么低级的东西?是谁!”令狐流天马上看出不对。
  “哦呵呵呵呵,小弟弟果然很聪明呢。”一个有水蓝色长发的女子出现,她长得十分妖娆,那张脸宛若花一般美。但是令狐流天只能感到恶心!
  “你是谁!”问出口那一瞬,令狐流天看见女子下半身是鱼尾……然后她居然是浮着的!
  “我知道了,你是海妖!”令狐流天咬牙。
  “哦?小弟弟你知道的倒是不少。来,到姐姐这儿来……”女子双眼放出神秘的紫色光芒。迷心妖瞳!
  但地上忽然升起一层寒气,寒气扩散形成白雾,分散了迷心妖瞳的光芒。
  “我早就中过一次招了,不会再中一次。”令狐流天傲然笑道,“我朋友的迷心妖瞳比你厉害多了!你别挡着我,我要去找我兄弟!”
  “啧啧啧,小弟弟火气真大。冰系道师怎么能这样呢?”海妖露出妖媚的微笑,“我的族人会好好招待你的兄弟的。估计他现在正跟我的姐妹们快活呢……”
  “噗嗤!”令狐流天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海妖不满地道。
  “哦,你啊,赶快叫你的族人远离我那个红头发的朋友吧。那个家伙,要是被招惹了,别说你们,哪怕是灵尊来了,也未必能搞定他。”令狐流天笑道,“要是想活命,就别动他。他父亲可是慕容冥啊。”
  “什么!?”海妖花容失色。

  燕洎和慕容飞少化作两道流光消失,端木雪儿向那头银白色的麒麟跑去。“你们别走啊!真的有敌人……”端木雪儿失望地看着他们离开。
  “嚓!”
  端木雪儿背后,一群蓝皮肤的铠甲人被利刃斩断。慕容飞少冷冷地站在他们面前:“找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8

好友

5972

积分

版主

至尊炎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3-6 13:57:0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三章 海神守陵人
  原来他们没有走,只是以她看不到的速度赶来了。那个红发的少年真是好快,这些蓝皮肤的人全都被一分为二。
  好狠。真的好狠。
  慕容飞少的烙铁咯噔锤落,哪怕这些蓝皮肤的家伙身着最坚硬的铠甲也挡不住那烙铁的重击。
  对于慕容飞少来说可能没有什么,因为他已经突破了六极天,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在这个十六岁的年龄登上道君之位的人。哪怕令狐流天也差他几天才突破六极天。
  慕容飞少是那个堪称史上最强人类的男人——慕容冥的儿子。他只跟令狐流天提起过他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红发恶魔,实力在大陆也是数一数二的慕容冥。
  在当年,那个叫慕容冥的男人风里来雨里去,各大势力都知道那个疯子……亲手杀死无相恶魔胜逸的疯子!胜逸的兵器——邪灵幽魂刀也成为他的武器,天地间强者闻之则丧胆的战魂英灵刀。他以他的道力改变了胜逸武器上沾有的极强血腥,彻底成为一柄神器。
  所以任何人再度听见慕容冥三个字,都是闻风丧胆。
  谁敢提他?谁敢直呼这个名字?说直接点,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慕容飞少傲然地望着蓝皮肤的铠甲人,他的眼睛里没有光芒,只有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光炎分鬼劈!”
  虽然失去了天雷魔火,但是他把光元素融入技能之中再度创造了新的剑术,这一劈,光明之力与烈焰之力交织。太阳般璀璨的光芒在他剑上燃烧,属性虽然被克制,但是还是将那些守陵的水元素人劈断!
  “好厉害的小子。”一位下半身是鱼尾的男人不疾不徐地滑出,在空中悠然地转了一个圈。慕容飞少早就看穿了,神的陵墓绝对不会只有那些弱小的元素守陵人。这个人才是守陵人。
  男人盯着慕容飞少看,却不提防突然出现的燕洎,燕洎狠狠地一剑斩向男人,男人缓缓躲开,仿佛很不经意。
  “你们是谁?进入海神的陵墓做什么?”男人问道。
  慕容飞少没有回答,燕洎默默退回到他身边,也不说话。
  “人类,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这里可是海神大人的陵墓!塞旦大人从不对擅自闯入者下手,但是我们要守护好他!”男人激动地吼道,“所以都给我滚!”
  男人头顶上方,一颗印记出现。慕容飞少不禁微微点头。这里的守护者实力果然不俗,也有六极天以上水平。但是普通的六极天道师,怎么会是他对手?
  “记住你们这一生最后看见的人,”男人的嗓音温润,但是现在他的嗓音猛地变得紧促,极具威胁性,“我叫海净,海神守陵人,海妖族排行第三高手——海净!”
  男人手中出现一柄长枪,鱼尾一摆,闪电般刺来。这是个雷系道师,出手雷霆万钧。枪上带着刺眼的电光,仿佛要吞没面前的敌人般嘶吼着。
  “你的枪不错。”慕容飞少淡然道,微微侧身就避过了那又快又猛的一刺。紧接着轻轻一点,海净竟然被他点飞出去,砰地撞在陵墓的石墙上。
  慕容飞少全身上下没有释放出一丝君临天下的霸道气息,他的道力很平静,他没有运用一丝魔神技来为那一点增加威力。那不过是缓慢的一点,却拥有极其巨大的威力。
  看似平静,未动用道力,实际上那一点击中了使用者大部分的力量。而且被击中者被点中重心,道力溃散,自然飞出去。
  慕容飞少冷笑:“这样的实力也想拦我吗?”
  说着,他一步一步逼近海净。每向前一步,他身上的火焰就窜起一寸。到海净面前的时候,他身上的赤色火焰已有尺把高。
  海净受了不小的伤,虽然只被点了一下,他却仿佛受到重创。确实,这个少年对力量的运用比他高明太多。虽然他们有等级上的差距,但若要论个体战斗力,就是海妖族第一高手来了也未必击败得了这个少年。
  慕容飞少举起烙铁,抵在海净脖子上。“我的伙伴们都在哪里?”
  海净咬着牙:“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我海净岂是贪生怕死之人?”
  海净说完,猛地看见慕容飞少眼中寒光一闪:“哦?真的不怕死?”
  那火焰暴怒地窜动了起来,火星粘在他的铠甲上,烧出一个小小的洞。好可怕的火!
  海净嘴上保持着强硬的态度,但是他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他面前站的是个人类吗?怎么会这么强大?
  “住手!都住手!”令狐流天骑着冰皇狮赶到,带着一队海妖族人。
  慕容飞少扭过头,有些不解地看着令狐流天。但他却没有松掉手上的烙铁,他的剑仍然卡在海净脖子上。
  敢在慕容飞少面前放肆的,全世界只有一个沐曦寒。
  所以,谁有本事招惹这个年轻的道君?
  “参见慕容少主!”海妖族人看见慕容飞少,齐刷刷地跪了下来——整条鱼尾放在了地上。一时间,慕容飞少反而不知所措!
  “您父亲是慕容冥对吧?”一位年轻的海妖族人穿着极是华贵,眉心有一道蓝色的古代字符。她生的极为美丽,美到就连慕容飞少也为之震撼。她是海妖族的女王,手中紧紧握着海妖族权杖。
  慕容飞少点头,看向令狐流天。令狐流天呵呵一笑:“这些海妖,当年受过你父亲的大恩惠啊。”
  燕洎有些不解:“这是什么意思?慕容冥叔叔天下扬名,谁不知道?但他一个火系道师怎么会对海妖族有恩?”
  端木雪儿惊魂未定,怔怔地看着现在发生着的一切。这一天还真是刺激。
  慕容飞少望着海妖族女王,他开口:“我父亲,曾经来过这里。我一下来就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我还在想,这里为什么有那么强的火焰能量。我的火焰在这里本会被限制无法释放。那块石碑想必就是他的杰作吧?还有无法开启石碑的人就会落入的深渊,那分明是个道力结界,谁的吸收力会比大自然的漩涡更强呢?在道师中父亲独创的天魔解体吸收元素术,被融入了那漩涡之中吧。也就是说,他保存了你们海神的陵墓,直到封印渐渐打开。”
  海妖族女王听慕容飞少讲完,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是的,慕容冥大人保护了海神陵墓。并且留了个东西,说他的儿子一定会来到这里的。”
  海妖族女王是海妖之中最高的存在,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道力涟漪就跟一般的海妖不同。慕容飞少隐隐感到海妖族女王是道皇级别的高手。
  她手中的权杖在地上敲动时发出空洞的哐声,紧接着便有一道水波状的道力散开。
  “孩子,你知道吗?海妖族已经存在了好多年,为了守护海神陵墓而存在的我们,最强的不过道皇级别。我已经是海妖族的巅峰了。”海妖女王声音很动听,带着来自海洋的威仪。她是个女王,但此刻为什么像个无助的孩子?
  “慕容冥大人带来了让我们海妖族最为感恩的永续结界——以天火虚源炎作为核心,保证海妖一族不受侵犯,永恒地活在海神陵墓之中。虚源炎现在还在燃烧,它支持着我们全族。单是这份恩情,我就难以偿还了。”
  海妖女王俯身给慕容飞少鞠躬:“请接受海妖族最至高的敬意!我现在将你的伙伴们都送来。”
  海妖女王为中心的三米内出现一个五星法阵,法阵上有海神陵墓石壁上奇异的符文。海灵传送阵,慕容飞少听过这个道力阵型。
  任皇逢等人出现了,在法阵中间极为迷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8

好友

5972

积分

版主

至尊炎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6-11 16:04: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ゥ水墨眼瞳ア 于 2016-7-29 16:38 编辑

                      第九十四章 山河卷
  海妖女王向众人深施一礼,道:“之前不知道几位认识慕容冥大人,多有得罪。请跟我来,海神陵墓之中,有慕容冥大人留给他孩子的至宝。”
  会合的众人有些茫然,但还是听了个大概。看来慕容飞少的父亲慕容冥已经来过这里了。
  “女王陛下,我想请问……我父亲现在在哪?”慕容飞少问道,海妖女王沉思了一会儿,长叹:“我也不知道。慕容冥大人来无影去无踪的,找他宛若大海捞针。”
  慕容飞少无奈地不再说话。任皇逢开口问道:“海妖女王大人,敢问为何你们要屠杀人族?”
  海妖女王闻言却是一愣:“屠杀人族?我们没干这种事啊!”
  任皇逢追问:“那么我们那么多人族同胞去哪了?甚至有一个灵尊级别的高手疯了!”
  感受到任皇逢身上澎湃的怒意,慕容飞少拦下任皇逢:“太师父,您别问了。海神陵墓内另有其人,气息我非常熟悉。”
  大笑声炸开。
  “哈哈哈哈!慕容小子,挺聪明啊!”手握巨斧的魔人斩碎墙壁,缓步走出。究天!
  慕容飞少双目一红:“原来是你!”
  说着他就宛若一道流光扑向究天,拳内蕴含的力量强于之前千倍万倍。
  砰!究天伸出手去,紧紧握住慕容飞少的拳头。
  “不错,实力长进很快!但是,跟我对抗还差远了!”究天傲然一哼,猛一使力将慕容飞少推出去。
  慕容飞少后退几步,眸子化作血红,体内昼夜力量燃烧起来,那股赤红色的烈焰呼啸,极似一条巨龙。
  “慢着。”任皇逢沉声喝道,“究天魔,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老夫今日便来会会你这十大魔人之一!”
  任皇逢深吸口气,全身爆发出灿烂的金光,金光汇聚成掌,拍向究天。
  究天魔不屑地再次握拳迎击,却无法抵挡那一掌。他暗呼不好。
  嘭——
  究天倒飞出去,撞在石墙上,喷出一口浊血。
  作为战神之神,任皇逢的实力早已到达灵尊巅峰。究天的实力不过略强于道皇,根本无法抗衡任皇逢!
  “诛魔棍!”任皇逢冷喝,光芒一闪,手中多了一根赤金色的棍子,狠狠扫向究天。
  “糟了!任老头子,算你厉害。等我吞噬魔兽之灵,再打过!”究天逃了。
  慕容飞少被那根诛魔棍吸引了,那是任皇逢亲自打造的灵器,聚万神之杀意,非心念正义之人不可使。
  “哼,区区魔人,也想抗衡老夫?”任皇逢霸气地道,长棍收起,他看见众人羡慕的眼光,呵呵一笑,“小家伙们,等你们修炼有成,甚至超越老夫,人类也算是有福音了。”
  慕容飞少的头忽然一痛,他意识模糊了起来。孤陵睁开那一双金色的眼:“又怎么了,混小子?”
  孤陵一望,大吃一惊。
  海神陵墓里竟封存了慕容冥的残念!
  可能是刚刚任皇逢和究天一战,灵气过重,因此这一道残念遁入慕容飞少的脑海里。
  “孩子,你终于来了。我不算个合格的父亲,没有陪你长大,但你听好。慕容家的孩子,一定要自己长成。当你突破帝级,就来万帝坟冢找我吧。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于这陵墓之中我留了一把武器和一件远古神器,你且收去。另外,我这道残念可以给你一套强大的招式。你要记好了。”
  脑海里浮现三个大字:九重天。
  第一重:威!
  这便是那套功法!慕容飞少隐约记起来了什么,对,那便是当年慕容冥沙场驰骋修炼出来的功法:九重天。他隐约看见一只凤凰在体内翱翔。听说九重天全部练成,可以贯通经脉,集中天下武学,登峰造极无人匹敌。
  慕容飞少意识恢复,海妖女王向他微鞠一躬:“请您随我来,我带您去取慕容冥大人留下的东西。”
  他跟着海妖女王走,来到了一处墓室。
  此处墓室非常特别,没有华贵的装饰,却有两尊巨大的雕像。一尊是海神,另外一尊俨然是一只巨兽。
  两尊雕像之间,漂浮着一张画卷。画工极美,画中山河自成一体,名山大川在寥寥数笔之间仿佛被写尽。更逆天的是,里面汹涌的道力,就连慕容飞少也不敢全部吸入。
  “山河卷,远古神器山河卷。”慕容飞少喃喃,“居然是这等超级神器。”
  海妖女王微笑:“是的,这就是山河卷。您见识很广。此物在慕容冥大人与魔君一战之中遗落,现封存在海神陵墓中。只有慕容冥大人的血脉才能开启。”
  慕容飞少点头:“我要怎么做?”
  海妖女王微笑道:“滴血认主!”
  慕容飞少走向山河卷,手指在掌心轻轻一划,一道血痕拉开。他的鲜血一滴一滴落下,滴在山河卷上。
  山河卷猛然躁动起来,金光大放!
  那一幅画中的大好河山在慕容飞少眼里展开,无穷无尽,慕容飞少仿佛穿行于画中,人是画中人,心似画中仙。
  山河卷中辽阔无垠的疆土上汇聚着强大的灵气,全部被慕容飞少纳入意念界中。
  他头上方浮现出那块印记,紫色镇魂石一块一块增加……
  一直到六极天七紫石!
  山河卷强大的地方不在辅助修炼,而在于包容万物。哪怕其主也可躲入那另一片洞天。
  慕容飞少看见一座峰头放着一把长弓,想必那就是慕容冥说的武器了。那杆长弓,散发着强烈的战意。
  “这是……”
  仿佛是那把弓在呼唤,慕容飞少不禁飘向那座峰头。
  苍龙逐日弓。
  苍龙逐日弓,天阶灵器。箭矢凝自元素之力,威力巨大,可弯弓射日!
  这是当年慕容冥在战场上乘龙而使的武器,带着战场的凌厉战气和慕容冥本人的杀气。
  慕容飞少对开弓不是特别熟悉,但多少还是会的。而此弓,在他手里宛若神灵护佑,极易出手!
  这就给远程攻击多找了件装备了!
  慕容飞少没有注意,在山河卷里面,他背后的图腾愈发明显,而他的道力也在不停上涨。那图腾里的秘密孤陵还是没有找到,山河卷却让那图腾变得极其清晰。
  那是个人形图腾,上面的图案,绘成了……
  慕容飞少自己的样子。
  “哦!我明白了!竟然是帝图腾!太好了……”孤陵惊喜。
  连续获得不少好东西,而最高兴的还是孤陵。他找到了那个世间所有人都垂涎的东西——帝图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28

好友

5972

积分

版主

至尊炎帝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9-2 21:47:10 |显示全部楼层
弹跳 弹跳 我居然在重新改这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Xinglong Inc. ( 粤ICP备13088334号-1 )

GMT+8, 2017-9-24 21:53 , Processed in 0.2027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客服电话:0760-88633028      联系QQ:620007824@QQ.com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